深夜狂笑的沙雕反派

小雀妖和小兰花的故事
儿童画(´・ω・`)

巫妖的这个脑洞哈哈哈哈哈
如果异界的灵魂穿到的是凯瑞本的身体里?那完了,这个故事应该命名为《凯瑞本爸爸的脑内养娃日记》,是一本成功的儿童睡前读物——那可真是太甜了

【琴花/3p】你靠脸打竞技场吗(上)

△简单概括,相知莫问一起日花间

【一日,花顾镜而叹曰:“噫吁嚱,吾美甚,何人能及也!”吾曰:“惜乎,菜矣。”花曰:“美足矣,菜又何妨?”吾曰:“汝以脸斗竞技场乎?”花娇笑一声,曰:“有何不可?”
吾似有所悟,遂有此文。】
 
        乐山大佛窟。
        雪弃背靠着高达穹顶的石柱,眼前一阵阵发黑。石砖冷硬而粗糙,凉意透过他半身长的墨发,透过他薄薄的春衫,传达到他的体肤上,他混沌的头脑靠此清明了些。但一旦稍稍冷静下来,惶恐和茫然就充斥了雪弃的整颗心。
        他什么也不会,在竞技场里他能做的很少,而很少的这些他都已经做了。队友已经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了,三个人只剩他一个站着,可对面还有两人,他根本做不到以一敌二。
        已经是不可能赢的了。雪弃觉得他应该放弃了,是时候离开这里,然后继续打下一场。向来纵容他的队友也不会怪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笑着说只要阿雪高兴就好。
        但他还是迟迟没有选择离开。
        或许,是对面毫无动静的两人给了他些许幻想。也许、可能,那两人临时有事,要先一步离开了?
        雪弃靠着柱子闭眼默数几秒,对面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眼见着头也不再发晕了,便鼓起勇气,从柱子后悄悄探出头来。
        “!”正对上一双看着他的眼睛,雪弃吓得后退一步,下意识抓起判官笔。眼前的青年看起来并没有恶意,歪了歪脑袋,眼神清澈明亮,但雪弃没有忽略他手里抱着的七弦琴,也没有忘记他的队友就是在铮铮琴声里倒下的。
        抱琴的年轻人看见雪弃的紧张,向他安抚地笑了笑,似乎还有几分羞涩,竟是丝毫没有攻击性的样子。他说:“你好呀。我叫鸣鸾,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雪弃愣怔开口,又忽然停住。这可是在竞技场里!这人为什么像弄不清立场一样,他在玩什么套路?
         雪弃久久不答,鸣鸾的眼里浮出疑惑之色。“你……”话刚说到一半,鸣鸾忽然偏过头,看着雪弃身后,“哥哥,这个人长得真好看,我想要他,你别和我抢呀。”
        雪弃惊慌地回过头去,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人,样貌和鸣鸾一模一样,气质却是大相径庭。雪弃心里涌起强烈的危机感,比起先前看上去毫无威胁性的鸣鸾,这人身上的压迫感要大得多,一双眼里像是含着初化的薄冰,看在他身上,令他莫名发冷。
        鸣鸾不知何时靠了过来,他抓住雪弃的手臂,温软而有力。“这是我哥哥,他叫别鹤……”他轻声说,眼神专注又固执地黏在雪弃脸上,“他会欺负你的,你不要理他,跟我走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雪弃试图挣脱鸣鸾的钳制,他发觉自己此时的站位问题很大,背靠柱子,两面被这二人包围,活生生是任人宰割的局面。然而还未挣开鸣鸾的手,他另一边的手臂又被人抓住了,正是别鹤。
        别鹤的眼神幽深:“鸣鸾,凭你一个治疗,制不住他。”
        治疗?雪弃看向鸣鸾,他这才知道为什么鸣鸾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攻击力。是了,这两人一个输出一个治疗,虽然长着同样的脸,但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鸣鸾褐色的双眼澄澈纯净,看着他的时候,如同那种无害亲人的小鹿,相当具有迷惑性,而别鹤……
        鸣鸾瞪着他的双生兄长,抱怨道:“总是这样,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东西,哥哥总要来抢。”
        “我们的口味,本来就一模一样。”别鹤不动声色,他注视着雪弃那张过分俊美的脸,将手覆上了那双盛满了无措的双眼——他能感觉到纤长的睫毛在自己掌心颤抖,就像拢住了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他真好看,对吧,哥哥?”
        雪弃眼睛被遮挡住,在黑暗中,他听见鸣鸾这样说。
        被人称赞外貌,对他而言其实是司空见惯的事。雪弃确实有一副极好的长相,如同独得上天厚爱,好到他哪怕败絮其中,也能靠着金玉其外混到不错的待遇。自从他少时进入万花谷,便时常因为出众的长相受到同门宽待,有了宽待便有了懈怠,他本事学得疏松,出来历练竞技场,竟也有人因为他长得好看愿意加他入队,对他诸多纵容,可惜雪弃除了长相外,实在是只有拖后腿的份,在竞技场里往往是输多赢少。
        如今在竞技场里的对手竟也夸赞起他的长相来,若是在平时雪弃说不定会洋洋自得,可现在这场景,雪弃只觉得处境诡异,想要赶紧离开。
        就在雪弃即将选择退出时,属于别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想赢吗,小花间?”
        你想赢吗?
        这几个字像是有魔力一般将雪弃定住了。怎么会不想赢呢?可他……
        “我看见了,你的队友,”别鹤的声音很轻,却抑制不住地往他耳中钻去,“他们把所有保命的技能都给你了。你们以前都是这么打的么?很少赢吧?”
         雪弃颤抖起来。“关……关你什么事!”
         别鹤没有在意小花间的色厉内荏,他像是蛊惑人心的妖魔,循循善诱:“如果你愿意配合一点,我们不介意选择退出把这一场让给你,这也算是,靠你自己的力量赢下这一场了。”
        雪弃睁大了眼。别鹤的话精准无比地击中了他内心那隐藏的一处,击中了他掩盖于出色外表下的自卑、不甘和愧疚。谁会不想赢呢?可他太弱了,队友的胜率在他的拖累下不断降低,就算队友说没关系,他就能真的毫不在意,什么都不做等着队友为他取来胜利的果实吗?他也想……他也想,让队友看到他靠自己的力量带来胜利!
        雪弃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你们要我做什么?”
        他感觉到两边的钳制松开了。双眼还被遮挡着,他看不见二人的表情,却下意识觉得别鹤的声音带着几分意味深长。
        “别怕,会很轻松……很愉快。”

【琴花/一发完】当然是你的宿敌最了解你啦~

腐向注意。大纲流。
————
·
长歌与万花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与对方观念不合,却偏偏有着该死的默契。长歌与人话里偶然带出几句经纶典故,旁人神色莫名,万花却是冷嘲一声,“圣贤书可真是圣贤言?”长歌挑起眉毛,二人一番唇枪舌战,谁也说服不了谁。
·
万花拂袖而去,路过一家茶楼,正巧里头有人围作一圈鉴别一副古画真伪,万花进去看热闹,却又见到长歌也在这里旁观。万花自认自己于画之一道造诣颇深,本不打算与这些行外人掺合,一见长歌却起了相争之意,故意上前对此画侃侃而谈,旁观之人皆信服。万花得意看向长歌,长歌却是一笑,同样走上前来,与他一人一句互为补充,不落下风。
·
万花暗自咬牙,又觉得自己非要与这人起意气之争实在幼稚,干脆从此尽量少与长歌来往,然而却又偏偏总从旁人口中听闻长歌之事。自己说起一些事,常常有人说:“长歌也说过这样的话,你们可是一道商量过?”更有人认为万花与长歌同样年少成名,芝兰玉树,应当是好友才对。长歌对此却只是笑笑,并不反驳,万花既不解又有些气恼。
·
万花本身性格有几分桀骜,行事也颇为不羁,钻研医术遇到瓶颈,几天不得破解,便索性在自己身上试药。试药试得头痛欲倒之时,却见长歌出现在自己面前。万花与他起了那么多次口舌之争,却是第一次见他对自己动手。
·
长歌强行把万花带回自己家中,拘着他不让他乱来。万花自然不愿,奈何试完药身体尚未恢复,不是长歌的对手,便想着偷偷逃走。没想到他的每个小动作都被长歌一眼看穿,万花这才发现,这个总是与他针锋相对的人,对他的了解竟然如此之深。
·
万花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何感受,长歌关着他倒也好吃好喝养着,只是在一次次被看穿逃走打算之后,万花也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我拿自己试药,和你有何关系?你凭什么来干涉我?”长歌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容你随便糟蹋?”万花怒道:“我自小无父无母,谁管得着?”长歌却没有与他吵下去,而是看着他,认真道:“在我这里,就由我来管。”
·
万花身体渐好之时,长歌带他进了自己的书阁,里面各种经书杂论汗牛充栋, 更有许多万花未曾见过的古籍,这便迷了万花的眼,整日待在书阁里不肯出来了。万花羡慕长歌藏书众多,却不知这是长歌特意找人从长歌门运过来的,省得万花总想着找机会离开。等到万花从书海里抽身出来,他发现自己早已把逃走这事忘到脑后了。
·
万花舍不得长歌家的书阁,又抹不开面子向他去借,尽管身体早已养好,却始终不提要离开之事。事实上,他也习惯了有人照料的生活。长歌也心照不宣,仿佛万花理所应当住在这里。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万花面对长歌时底气便弱了几分,长歌说是要一起下棋也答应了,一同赏花也答应了,乃至于最后说要彻夜谈诗抵足而眠,万花也没想出拒绝的理由。若是以前的他,肯定想不到自己能和长歌如此和睦相处。
·
长歌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等着他“抵足而眠”时,万花觉得莫名紧张的自己实在是想得太多了。然而当长歌紧紧把他抱在怀里,两人四肢交叠之时,他还是心跳得很快。第二天靠着温热的身躯醒来,万花明显感觉到了某个硬挺的东西抵着自己。万花觉得,这样的“抵足而眠”再来几次,自己怕是不能好了。
·
确实是不能好了。
“食色,性也。”长歌如此说。
情潮涌动翻腾,万花累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撒气似的咬了咬这时还在调侃他的长歌的肩膀。
·
两人一同出门遇到先前认识的人,那人见他俩隔阂不再,说道:“我就说你们两个应该是好友才对,我一看你们就合得来。”长歌笑而不语。万花见他神色,忽然想起很久之前对这种话长歌便是这样的态度,顿时有种自己早被盯上的怀疑。对于万花的疑问,长歌只是笑:“今晚想吃什么?”
·
万花喜欢长歌做的鱼片粥,千岛湖特产的鲫鱼,鱼肉格外鲜美。用完晚餐之后,长歌喜欢抱着他一起看书,两人还是会有意见不一的地方,万花与他争执起来吹胡子瞪眼,仍是当初意气飞扬的模样。
争执久了,长歌便直接亲下去,堵住万花的嘴。长歌说:“当初你和我争执不下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如今算是如愿以偿了。”
万花说:“你以为亲一下就有用了吗?我还是……唔……”
良久,又一吻结束,长歌点点头道:“那就亲两下。”

“总有一天,我霸刀山庄将会重回武林之巅!”
“你太胖了,武林之巅装不下你。”

【琴花/论坛体】我们学校植物园里的鹿是哪来的

△琴花bl向
△其实没玩过论坛,更像是贴吧
△班主任琴x校医花,一发完
——————————————
【那啥】我们学校植物园里的鹿是哪来的
1楼【楼主】归海√一刀
RT,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都惊呆了,活生生的鹿啊,还挺大只
2楼
???有鹿?等一个图片
3楼
鹿很稀奇吗◑▂◑楼主哪个门派来的,怎么一副没见过野生动物的样子……
4楼【楼主】归海√一刀
回复3楼:我霸刀山庄的啊,不是没见过野生动物(虽然确实没怎么见过鹿),是我们学校,不是不允许带自家宠物进来的吗??前几天我藏剑室友偷偷养的小鸡都被没收了(°ー°〃)所以说哪来的鹿啊
5楼【楼主】归海√一刀
你们要的鹿的照片【图片】
6楼
卧槽鹿这眼神哈哈哈哈哈哈它是不是在瞪你啊楼主
7楼
灵性的鹿哈哈哈哈哈哈
8楼
等等,我的重点是,居然真的有人去那个毛用都没有的植物园……
9楼
对啊,植物园平时不是关着的吗,而且根本没有课用得到,楼主不说我都忘了我们学校还有植物园
10楼【楼主】归海√一刀
回复9楼:植物园也有开门的时候的,上周五下午我摸进去看到里面种了好多花花草草,然后就看到那只鹿
11楼
那么问题来了,谁把鹿带进来的,谁在养它?
12楼
难道是……
13楼
莫非是……
14楼
是他,就是他!
15楼
我们的朋友~
16楼
小哪吒!
17楼【楼主】归海√一刀
???我以为你们是认真讨论,结果居然是在皮?
18楼  百草茶
咳咳,作为一个万花谷弟子,我给楼主爆料一下,从上个月起,我们学校植物园就是方校医在管了
19楼
!方校医!方美人!へ(゜∇、°)へ
20楼
方校医……是谁?
20楼
居然有人不知道方校医?
21楼
新生的话不知道方校医也不奇怪吧,不过方校医(的美貌)在我们老生之间真的很有名啦2333
22楼
我是新生,我知道!我哥说他以前就是我们高中的,那个时候还是方学长,就已经是我们万发谷的男神了,考上了最好的大学以后出国深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我们学校当校医了(๑• . •๑)
23楼
才华与美貌并存的方美人ˉ﹃ˉ悄咪咪放个照片
【图片】
24楼
哇!!图存了,舔颜(˵¯̴͒ꇴ¯̴͒˵)~
25楼
卧槽,我们学校里还有这等美色!突然想去看校医
26楼
突然想去看校医+1
27楼 百草茶
醒醒,曾经确实有人假装生病去调戏方校医,结果……被绑在床上被针扎了个鬼哭狼嚎……
28楼
……还是个暴力美人【跪
29楼【楼主】归海√一刀
这么说,既然植物园是方校医管的,那鹿也是他养的吗
30楼
……亏楼主还记得这个帖子的主题,我都忘了ORZ
31楼
努力把歪掉的楼拉回来的楼主【鼓掌】
32楼  金色闪光
这么说有道理的呀,万花好像有很多鹿,是万花弟子的宠物吧,那就是方校医养的啦
33楼 
楼上,你的江湖门派论这门课肯定是不及格,万花的宠物是小凶许啊(ㅎ.ㅎ)鹿是长歌门的宠物
34楼  金色闪光
回复33楼:啊啊啊,我记错了……不过万花谷确实有很多鹿,我去过那里
35楼
4的,我们万发弟子都割过鹿茸的( ˘•ω•˘ ) 大补的药材哇
36楼
鹿:你根本不爱我,你养我,只是为了我的鹿茸!
37楼
2333所以破案了吗!神秘植物园里突然出现的神奇瞪人鹿,它的主人居然是……
38楼
男神方校医!
39楼
瞪人鹿什么鬼名字哈哈哈哈哈

……
67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前几天我室友看到这个帖子,然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要去看鹿……今天她成功了,结果万万没想到……
68楼
??楼上说话不要说一半!
69楼
我以为这个贴沉了呢
70楼
为什么会对鹿念念不忘……跨越物种の爱恋?
71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是这样的,我室友来自圣墓山,热爱各种小动物。圣墓山大漠嘛,动物不多,所以她看到鹿就很稀奇,想去摸摸看
今天下午,植物园终于!开门了!然后我室友就溜进去了……结果没想到,她不但看到了鹿,还看到了方校医,和另一个神秘男人……
72楼
(⊙o⊙)然后呢?
73楼
震惊,等后续
74楼
如果你要告诉我那个神秘男人就是我们的秃头老校长,我就举报你 →_→@紫霞仙女就是我
75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不是,之所以说神秘男人,就是因为我和我室友都不认识那是谁……(我室友悄咪咪拍了几张照片)
重点是,那个男人跟方校医,看上去真的很亲密啊!
76楼
???JQ的气息!
77楼
交出照片不杀!
78楼
交出照片不杀!

……
88楼【楼主】归海√一刀
?这个帖子怎么突然又活了?
89楼
楼主你醒啦,春天已经来啦
90楼
楼主你心爱的鹿被其他人看上啦
91楼【楼主】归海√一刀
啥……我看了一下,这是出现反转了?
92楼
其实我们根本不关心鹿究竟是谁养的
93楼
我们关心的是它和方美人的关系
94楼
以及辣个神秘男人究竟是谁
95楼
他和方美人有没有基情
96楼
为了搞清楚这些问题
97楼
让我们有请以身试法的神秘嘉宾@紫霞仙女就是我
98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我觉得有基情【托腮】
辣个男人,坐在方校医身边看书,一边看一边非常自然地接受方校医的投喂,还帮他挽头发!嘤嘤嘤,我也想摸方校医的黑长直
99楼
可恶这位仙女你说这么多就是不放照片居心何在,是不是想让我们被想象活活萌死
100楼
好基好刺激……
101楼
楼主完全不敢作声的样子【偷笑】
102楼【楼主】归海√一刀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基佬而跟你们格格不入.jpg
103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感觉偷拍还把照片发出来不太好……那我把那个神秘男人的样子截出来,等一个知情人的八卦
【图片】
104楼
……
105楼
哎呀,虽然是个侧面但是看得出很帅呀(*/ω\*)
106楼
……
107楼
楼上发点点点的,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108楼
你们这些不认识的人……一定是高年级的不太来初中部…………
109楼
这是我们初中部新来的教导主任啊也是我们初二7班的班主任555555好像是出自长歌门来着
110楼
长得帅有什么用!这就是个魔鬼啊555555ค(TㅅT)ค
111楼
等等,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据说很有背景的新来的班主任?
112楼
有瓜?搬凳子
113楼
我听说的,据说初中新来了个很牛的班主任,他班上本来有好几个刺头二世祖,天天跟老师作对没人敢管的那种,这个班主任一来就把他们撵出去了,二世祖威胁说要找爹来收拾他,班主任说好他等着,第二天二世祖他们家长就押着他们来道歉了……
114楼
感觉略爽啊……
115楼
何止是略爽!这几个二世祖在我们班乃至年级都是很恶心的那种霸主,根本没人压得住,他们家里都是有钱有势还纵着他们的,以前也有老师教训他们,结果被上头施压了……结果我们赵魔王二话不说就把他们收拾掉,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116楼
牛逼!粉了!
117楼
……楼上你清醒一点,别看赵魔王人模狗样的,心是真的黑
118楼
真的,你跟他说几句话你都会感觉他有读心术〒_〒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就顺着他的话答应了下次考试要考前十,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5555555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极大阴影
119楼
感觉长歌门来的老师都巨吉尔可怕_(´ཀ`」 ∠)__

……
141楼
虽然我知道歪楼了但我还是想继续歪下去 ⊙ω⊙我很好奇,这个赵老师到底有什么牛逼的背景哇
142楼
不知道……就感觉他不像一个新来的没经验的老师,不知道以前是干什么的
143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emmmm……其实作为赵老师的某位同事,我已经窥屏好久了,我保证不把你们吐槽他的话告诉他( ˘•ω•˘ )
144楼
???
145楼
???
146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不虚,我真的不会告诉他的噗嗤嗤
147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咦,为什么突然没人说话了?吓到你们了吗(´・ω・`)不要那么怕老师嘛,老师也想和你们一起八卦
148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噫呜呜噫老师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八卦不该溜进植物园更不该偷拍的你能不能当做无事发生过嘤嘤嘤嘤
149楼
仙女你醒醒,你高中部的为什么要怕初中部的老师啊
150楼  紫霞仙女就是我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虚了嘻嘻嘻嘻
151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
152楼
老师来!有没有新鲜的瓜次!
153楼
话筒已经递给你了老师!来告诉我们,赵老师究竟有什么身份!
154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呵呵,我才不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去问他呢?
155楼
👆发现自己没法吓人了以后就撕下了和善面孔暴露出险恶内在的某位老师
156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55楼你怎么这样不给老师留面子的
157楼
哈哈哈哈哈哈155楼你为什么这么突出
158楼  青岩的风有点凉
^_^

方寻看着手机上这群无法无天的学生们,脸上笑容渐渐凝固。
打出一个微笑,他转头对身后的赵观言道:“你手机给我一下。”
赵观言正漫不经心写着教案,闻言把手机递给怀里的人:“又在看论坛?”
方寻登上赵观言的管理员账号,冷笑着磨了磨牙:“这帮小鬼,反了他们了……”
赵观言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方寻气呼呼地鼓着脸,眼神专注地操作着手机。
看上去非常可口。
……

159楼
老师人呢?来啊快活啊,一起吃瓜啊( ̄ิ∀  ̄ิ๑)
【——管理员已将此贴封锁,建议您关注版规——】

被赵观言以“使用账号的报酬”为由折腾了一顿的方寻,迷迷糊糊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方寻推了推某人横在自己腰上的胳膊:“你的鹿是不是还没喂啊?”
“它自己会找吃的,别管了。”赵观言把他箍得更紧了。
“你这个主人可真不负责……”
“对你负责就够了。”

记个脑洞

《论跨军团通婚的可行性》
一个星际设定。
1.
银河系里有一个联邦和一个帝国,二者都有自己的军队。
联邦第一军团的正副团长是一对出自纯阳的师兄弟(气纯和剑纯),相传向来不和,时常发生争斗。虽然这并没有影响到第一军团的强大,但不少人仍然暗中等待着看第一军团内讧的笑话。
但联邦第一军团的军医,被人称为“回春圣手”的万花裴先生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气剑二人往往就某一个问题起了分歧之后,就掏剑相约切磋场。这切磋打得犹如调情一般缠绵漫长,无论谁胜谁负,最后的结果都是二人停手,无言深情对视,然后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今天的裴先生也戴着他的墨镜。
2.
联邦第二军团历经重组新成立不久,燕姓团长来历神秘,有传言说他是原帝国皇家苍云护卫军的成员,叛逃至联邦。无论如何,他已经当上了第二军团团长,并一直致力于军团的发展。
第二军团副团长的位置一直空缺,好在有一位来自长歌门的杨参谋来给团长搭把手。杨参谋与第一军团的裴先生相交多年,时不时来一通电话听裴先生吐槽第一军团的正副团长是如何黏糊闪瞎人眼。杨参谋孜孜不倦挖墙角:我早说了,你该来我们第二军团的。裴先生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扔下那二人,自己还能抢救一下,遂拒绝。
居心不良的杨参谋叹了口气,内心暗搓搓地将第一军团那两个拐走自己心上人的混蛋正副团长记了一笔。
3.
杨参谋以为裴先生的烦恼自己永远不会遇到,直到家里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那个世交的柳家给第二军团赞助了一笔钱,顺利地将一位柳家小少爷送进了第二军团,名为历练,实则攒资历。
柳小少爷嫩得出水,脸皮也薄,因为是关系户直接由燕团长负责,这一负责就负责出事了,这两人居然搞上了。
燕团长这个其他人眼里的铁血老男人不知何时开始极其喜欢调戏柳小可爱,总把人弄到炸毛才停手,就这样居然也追到了手,整个人散发着重回十八岁之春的荷尔蒙。杨参谋看在眼里,开始思考起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自己对裴先生的策略了。
但不得不说,目前身为一条单身狗却整日被人甜蜜蜜秀恩爱的感觉,是真的——烦。
4.
联邦的旁边就是帝国。帝国的军团就很牛逼了,它牛逼就牛逼在里面时不时就会出现几个皇室,比如出身于皇室分枝,毕业于七秀女子学院,后加入了帝国第一军团成为一名杰出女军官的苏小姐。
比起气氛自由的联邦来说,帝国拥有大大小小的贵族世家,纠葛也就更复杂,几个军团由不同的贵族支持,竞争激烈。
帝国第一军团的团长,毕业于天策军校的李上将,在其他团长的羡慕嫉妒恨中争取到了势力最大最富有的贵族叶家的支持,叶家不但向军团提供优质军火,甚至把他们的叶大少也送进了第一军团。
别人都觉得李上将是交了好运,事实上只有与叶李二人都相识已久的苏小姐知道,这哪里是好运,这分明就是奸情啊。
5.
联邦与帝国其实并不是敌对关系。虽然双方官方偶尔会diss一下对方以抬高自己,但联邦与帝国成立至今,还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不友好的纷争,有时有点苗头,也都很快压下去了。
双方军团共同的敌人,是一个游弋在星海中的庞大海盗组织,名为狼牙。
狼牙的匪徒这些年骚扰甚至劫杀了众多联邦与帝国的民众,尤其干扰了商队的出行,又轻易抓不住尾巴,令联邦和帝国深恶痛绝。
于是,双方派出了自己的军团,合作打击狼牙。
苏小姐跟随着帝国第一军团出征,认识了联邦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长官们。她跟自己的闺蜜打电话时吐槽:联邦第一军团的那对有名的剑气正副团原来是一对,第二军团的燕团长和柳副手也是一对(不会是潜规则吧),那恩爱秀的简直了,我以为天天给人喂狗粮的军团只有我这里呢,原来悲惨的单身狗不止我一个。
然而没两天,苏小姐心里对裴先生和杨参谋的同病相怜之感,在看见他们两人在温泉里亲到一起的时候,完全破灭了。
6.
没有了。强行加个6只是图个吉利。

上了色【好丑啊
没有粮就自己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琴花那么好吃,粮怎么那么少……